主页 > 赛事趣闻 > NVC Dynamic

中国K-1拳王的玻璃苍蝇理论 他也想双栖挑战UFC

发布时间:2018-10-13 11:38

魏锐在日本东京夺冠魏锐在日本东京夺冠

  魏锐——目前中国搏击选手中,唯一拥有国外站立踢拳顶级品牌赛事金腰带的拳王。他在2017年2月25日于日本东京一个晚上击败3名高手,拿到日本新生K-1GP8人赛的冠军,几乎可以说是去年最中国职业搏击最重要的亮点战事。此后他又战胜了外号大魔神的贡纳帕成功卫冕K-1GP金腰带。

  魏锐从大东翔俱乐部的第二梯队,一跃成为了和邱建良并称的中国自由搏击双子星座,这名气是实实在在在国外的擂台上打回来的。

  但是国内对他的介绍却比预想中的要少得多。

  魏锐是怎么训练的?他现在的收入如何?他是怎么成长的?他未来的目标是什么,乃至在生活和比赛中,魏锐有什么有趣的过往么?

  在距离2018年琦玉国际会展中心的K-1GP大赛卫冕战还有10天的时候,魏锐——这位中国目前在国际上最有名的中国顶级职业自由搏击选手接受了新浪体育的专访,分享了他的生活以及拳迷们感兴趣的问题。

  2017年12月30日,在沈阳,自由搏击界的大佬佐藤嘉洋向新浪网表示,中国的自由搏击令人瞩目,进步令人难以想像,而他提到的两名国际顶级水平的拳手中就有魏锐。

  因为赢得了K-1金腰带,魏锐在日本的拳迷粉丝中也有了相当大的名气。时不时可以看到日本或者欧洲拳迷在社交网络媒体上,拿他的名字来和其他顶级高手相比较。

日本媒体对他的报道日本媒体对他的报道

  好似玻璃上苍蝇的少年

  今年28岁的魏锐89年出生于周口鹿邑,职业搏击的选手中,很少有家境殷实的,魏锐的父母都是老实农民,家里没有什么额外收入,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和土地要生活的人。

  “我上到初一就不再上学了,成绩也不好,就去了当地的武校,先开始练套路,练了一个月就不想练了,因为觉得那个没意义,就转了散打……当时人也小,干瘦,我在学校运动会还打过48公斤级的比赛。武校的散打练得都不太专业,后来有一个老师是辽宁队教练的朋友,我就这样在06年年底,去了辽宁,开始吃上了搏击专业的饭。”

  进了专业队,吃了专业饭,但是却拿不到专业队的身份。魏锐在辽阳、沈阳、吉林辗转着。在吉林,他是方便的师弟,和唐飞、鄂美蝶在一个队里,“管吃管住,但是没工资,因为一直解决不了编制,我们也就是打打锦标赛这些体制内的比赛。”

  谈起这一段的生活,魏锐感慨着自己的沮丧,他说:“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样,很迷茫,因为感觉练了没有前途,也进不了正规的队伍,上不了学,赚不到钱,我还要跟家里要钱。我姐姐每个月给我钱交手机费,拿零用钱。但是家里就靠种田,也不会养殖,而种田是根本种不出什么钱来的。”

  20、21岁刚刚踏入社会的青年人,每天在散发着汗臭的集体宿舍和训练馆里,漫无目的地进行着训练。这就是他那时候的生活,“看不到一点出路。”魏锐说:“我就像是玻璃上的苍蝇,前途似乎一片光明,就是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第一场职业战用假名打

  2011年开始,魏锐开始参加一些商业比赛。

  魏锐说:“那时候打商业比赛,因为我在体制内,都不让打,我没编制也不让打,所以只能是偷着去。我第一次打职业比赛是2011年吧,在深圳是个什么拳霸天下世界拳王挑战赛,一级一级挑战上去,我用了4场赚了9000多元,那次比赛赚的不少。不过当时散打的选手不让打商业比赛,第一次打武林风是2010年用假名打的,叫卫翔,赢比赛的是卫翔。但是打了一场后我就不想打了,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我啊,我打了半天,赢得是卫翔,不是我。”

  为了有编制,教练也帮着想办法,吉林解决不了编制,回到辽宁队,希望找机会。当时特警在2012年有个全国大比武,魏锐和谢雷都参加了比赛,但是比赛打了,成绩拿了,但是到了也没能入伍,没能成为特警。

  2013年,魏锐正式签约了大东翔,因为郭晨冬对他有了一定的印象。魏锐说:“那时候中国踢拳的水平还在摸索,郭总对我印象不错,而我觉得武林风是个不错的平台,就签了,这才算有了个稳定的机会。”魏锐的人生终于因为这次伯乐的挖掘有了改变。

  魏锐最开始的比赛收入只有1场1万多,这个收入放在现在,也就是打高等级职业比赛垫场赛小孩的钱,但是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已经不低了,魏锐说:“签约后就觉得,终于可以分担一点家里的负担了。”